2020年度云办公平台TOP50
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,internet一定要实现!
读书正文

生活的圆点在自身

2020-05-09 eNet&Ciweek/南溪

当代京剧演员王佩瑜曾说:“京剧是一门反复咀嚼的艺术。”为此,她曾在年少时付出超出常人的时间和努力,最终成为众人口中的“瑜老板”。经典戏剧之所以被反复演绎,是因为其中透露出许多值得学习和领悟的智慧。基于此,我忍不住重新捧起了路遥的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,这部经典著作,不知道影响了多少人的思想和生活。

第一次看这本书是在高二,来自语文课的课后推荐。其实我所在的高中学习很紧张,课业安排几乎占用了一天中所有能利用的时间,看课外书自然不被鼓励,遇到严格的班主任,还会被狠批一顿。我的班主任就是这样的,但这本书还是吸引我一次次在课上或课下忍不住去翻两页。

那次看完《平凡的世界》,我最大的收获是从孙少平身上看到了人应该怎样的努力生活。这次则又发现了更多值得研究和回味的地方。比如孙玉厚的弟弟孙玉亭和儿子孙少安之间的对比,让我想到了《大学》第十一章对“齐家治国”的解释。

书中说“所谓治国,必先齐其家者,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,无之。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:孝者,所以事君也;弟者,所以事长也;慈者,所以使众也。”

又如“一家仁,一国兴仁;一家让,一国兴让;一人贪戾,一国作乱;其机如此。此谓一言偾事,一人定国。”

这些语句都让人思考想要做好一件事或者过好这一生,起点应该在哪里。

孙玉亭和孙少安都是老汉孙玉厚一个人拉拔起来的,而且孙玉亭所受的教育还要比孙少安多一些。但是在两个人都回到双水村生活的时候,他们之间的差距就慢慢地显现出来了,而且越发明显。

孙玉亭在村里是最热衷革命的人,但是他的家庭管理能力却很差,或者几乎为零。明明是一家之主,却对家里的大小事情不怎么上心。

孙玉亭结婚的时候得到了孙家唯一的一孔窑洞,哥哥孙玉厚一家老小被迫去村里借窑洞住。但是他并没有把这份全家最珍贵的“不动产”打理好,好好的一孔窑洞被他住得像废品站。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呢?这为他在后续工作上的表现做了铺垫。

玉亭和妻子凤英都在村支部工作,生产队的劳动参加的很少。在那个时代如果没有工分,一家人就会缺衣短粮。在路遥笔下,他的三个孩子简直从来没有吃饱过,他们每次见大爸孙玉厚都要在他身上搜刮一番,看有没有能吃的东西。就连玉亭自己抽的旱烟,也多是从哥哥的那里蹭来的。

再看他的工作,他是田福堂的副手,非常忠心,却在村里没什么威望,就连妻子凤英,也不时直呼其他大号“孙玉亭”来使唤他。

书中有一个情节是天气大旱,生产队的粮食面临欠收危机,村领导田福堂决定出奇招救粮,带着村民半夜去“偷水”,其实就是把村边小河上游的水坝豁开口子,让水流到双水村。

在这场举村出动的重要行动中,玉亭没能指挥好自己带领的那支“偷水小分队”,队员金富、金强两兄弟的冒进,直接导致了后来的溃坝以及村民金俊斌的意外丧生。这在村里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,还加深了金田两家的嫌隙。

而玉亭的侄子少安,他上完初中后被迫辍学回到村里劳动,和父亲一起担负起家庭的责任。这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他们除了要靠辛苦的劳动挣出一家六口的生活开支,还要供弟弟少平和妹妹兰香上学。

小小年纪的少安本可以不用这么拼命,毕竟头上还有爸爸顶着,但他硬是在十八岁就当上了劳动队队长。这个领导能力异常突出的后生,让书记田福堂都在心里暗自忌惮几分。

因为年轻人的志气加上少安自己的能力,他当上队长后很快带领本来落后的一队超过了二队。以至于一队的队员们想要懒怠农务不出工时,都要先在脑子里想一遍队长少安会是什么反应。再到后来,少安大胆地做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从河南引进制砖机器办砖厂,他一步步摆脱了贫困,不仅把自己家的日子过起来了,还帮助了许多“日子恓惶”的其他村民。

哔哩哔哩上的网友用《平凡的世界》的电视剧剪辑了一段小视频,是少安的“狠话合集”,内容是他对秀莲说的那些句“小心俺锤你!”少安不是真的要揍自己的妻子,而是用这句话提示、吓唬、管束秀莲,强调自己家庭主心骨的位置。

两个人同样是老汉孙玉厚的庇佑下成长起来的,后来的事业发展态势却截然不同,从他们对自身和家庭的态度差异上就能看出差异。

其实,无论是“攘外必先安内”中与外部世界的对抗,还是“治国先齐家”中与自我世界的周旋,关键点都在于对自身的管理。或许可将自身视为一个圆的圆心,有圆心才能定位圆的具体位置,而后才能以圆心为起始,延申半径的长度,画出人生或者事业的“大圆”。齐家治国也是如此,有前者做基础,应对后者的能力才会更强大。

相关频道: eNews 读书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enet16.com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