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新基建创新案例TOP100
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,internet一定要实现!
读书正文

安顿内心是最重要的事

2020-05-09 eNet&Ciweek/南溪

思维像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,有时候在草原上狂癫疯跑,有时候在脚边死缠烂打,有时候还不停地挑衅自己。一个问题的解决或者对于一件事情的态度,都是自己在和自己的内心对话、商量甚至抗争,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。读《当下的力量》和《新世界·灵性的觉醒》这两本书加速了我对于这件事的认识。

这两本书中都强调了“小我”对人生活的影响,它是未受观测的心智,是假扮自己的声音。

尤其是“小我”的思考,它往往代表了不理智和功能失调。只是,认清它的本来面目仅仅是解决问题的开始,人还是会经常不由自主地被情绪牵着走,还是要不时提醒自己,别太任由“小我”放纵。

一个人的生命中,最重要的关系是与当下时刻周围环境和事物的关系。列夫托尔斯泰的巨著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是小说中的巨无霸,我没勇气把整本书从头到尾看一遍,就从电影中了解了这个悲剧故事。以今天的视角看,安娜的种种行为表现完全不属于上乘操作。她的选择都跟随了自己的欲望,毫无愧疚地忽视丈夫卡列宁的感受和劝谏,放弃了原有的家庭和社会地位,只为与弗龙斯基开始新生活。

这是她对生命中当下时刻最重要关系的忽视,因而也由此失去了最重要的内心的平衡。借用书中的观点,安娜此时的行为已经被不理智的“小我”操控。所以,当她最终选择以卧轨的方式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的时候,读者和观众们大概都不会感到十分突兀,因为问题的走向注定是消极的。

再举一个对比的例子。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田润叶与李向前的故事虽然有时代做背景,但他们的结合依然让人惊异。润叶从最开始认识李向前就筑起了一道坚固的心理防线,接着经历了一些列的分居、冷战、争吵。但在李向前车祸之后,润叶的态度居然渐渐地发生了转变。仔细思考这背后的原因,润叶是终于走出了以前的逃避状态,他在李向前的悲剧中清醒了。尽管也有人认为润叶转变的情节过于理想性,但抛开那个年代的群体意识对润叶的行为有影响,她自己也清楚什么是应该做的。

《新世界·灵性的觉醒》中讲到:在每个正面的自我认知之后,都暗藏了深怕自己不够好的恐惧。在每个负面的自我认知之后,都暗藏了想要一枝独秀或是凌驾他人之上的欲望。这些正面或负面的自我认知都不属于正常态,都不是将内心安顿好的状态。就像人感到不快乐的时候想要改变环境,但却忽略了转变自己对环境的认识能更快地解决问题。

去年冬天的某个晚上去北工大操场跑步,因为感到燥热和疲惫就在足球场上躺了一会儿。习惯了北京冬天的雾霾天,能在晚上看到几颗星星多少会有一点意外。而且再仔细找下去还会发现更多,仙后、猎户、北斗星都能找到。不过,除了在操场上躺着的人能看到,还有多少人会抬头注意到它们呢?毕竟城市的灯光更亮。这让我突然心有所感,不论这个世界有多大,不论扩张中的城市有多拥挤,一个人能看到的东西都是有限的,能入眼的就更少,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人是如此的不同。

禅宗有言:“雪花飘落,片片各得其所。”在人生命中,一连串发生的事情看起来是随机混乱的,但其实它们背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和逻辑。就像科学道理无穷,安顿内心才应该是人最首要的关注。安顿好内心,才能将生活中的桩桩件件处理好,才能Make today count.

相关频道: eNews 读书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enet16.com
广告